冰雪

鲁奖得主羊羔体的争论淹没了好作品和作家

2019-10-09 22:19:1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  鲁奖得主:羊羔体的争论淹没了好作品和作家

  熊育群  本报对话今年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熊育群:  中国文学的最高奖项之一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即将于11月8日在鲁迅的故乡绍兴颁奖,但羊羔体和买奖传闻的喧嚣,几乎淹没掉了这一届获奖的优秀作家和作品,被泛娱乐化的鲁迅文学奖成了大众街谈巷议的闲话,文学本身的高贵却已被淡化和忘却。事实上,本届鲁迅文学奖中的不少作家,几乎耗近半生精力在写作,而广东作家在本届鲁迅文学奖上收获颇丰共有三位获奖,分别是散文杂文奖获得者熊育群、中篇小说获得者王十月、短篇小说获得者盛琼,在他们赴绍兴领奖前夕,本报采访了熊育群,与他就文学本身,进行了一次对话。  谈风格:来广东后作品变得扎实厚重  :你的散文作品多次获奖,冰心奖、郭沫若奖,这次获鲁迅文学奖的是你的散文集《路上的祖先》,其中收录的作品从你对客家文化的探索一直辐射到欧洲的文化之旅,可不可以说这是你的散文精选,它本身就折射出你对多种文化的关注态度?  熊育群:还不是精选。这是一本文化、历史内含浓郁的散文集,有所偏重。文化是人类精神生态的反映,我对它比较敏感,加之,我喜欢行走,自然与精神的旅途,加上生命的体悟,表现于文字。   :莫言曾评价你的散文,称之为贯注着强烈的时空意识,总是能从司空见惯中,翻出大的境界,使人有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之感,你是如何炼就这样一种散文气质的?跟湖湘文化有关,还是跟你生活多年的岭南气度有关?  熊育群:时空意识强烈的人,一般不会拘泥于小事,不会太多在意细枝末节,而这样的心性更多来自人的天性。我不能说与湖湘文化、岭南文化对我的影响无关,湖湘文化生命意识要强烈一些,务虚一些,空灵、幻想、唯美、神秘;而岭南文化的务实、开放,注重细节,会更脚踏实地,更加厚实。在我来广东之前,我的散文比较短,空灵、华丽、注重语言,但有时会觉得空洞。到广东工作后,散文明显写长了,因为进入了较具体的事物,原来的风格并没有太多改变,但明显要扎实、厚重。

  下一页

  第[1]

  [2]

  [3]

  页

游戏攻略
济源时尚门户网站
崇左互联网平台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