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甲

木偶“毕业”

2020-03-27 03:05:0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
一私人诗刊主编见一醉汉倒在街上,抢得满脸血痕,滚得一身泥巴,嘴里还兀自缠夹不清地咕噜着什么。主编动了恻隐之心:谁没有喝高的时候?要是能问清他家住哪,送他回去也是好事一桩。于是走上前去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连擎带掫揪实闯硬挎牢靠稳。
主编:“请问老兄家居何处?”
醉汉:“稳奥五。”
主编:“请问老兄……”
醉汉:“弯已一啵是卖四。”
主编:“请问……”
醉汉:“窝没喝窝。”
主编:“请……”
醉汉:“窝屋唠哈咪啦,是不舞唠哈咪,啦哈咪啊。”
见醉汉这副样子,主编先是感觉不快,继而喜上眉梢,终而欣喜欲狂。这仁兄的话要是前后连缀起来,岂不就是一首朦胧诗!
他为这一发现高兴得差点跳起来。恰好,编辑老李和小张从那边走来,主编摆弄不动醉汉,朝他俩大喊:“张编李编,快来认识认识。”张编李编知道主编酒友多,忙跑过来,问:“朋友?”
主编:“先帮帮忙。不是朋友,刚认识的一个诗人,一个了不起的诗人,空前绝后的朦胧诗作者。”李编想,诗人是搞文学的,搞文学是高尚的事业,能邂逅搞高尚事业的人不亦快乎?
醉汉还在呜呜啦啦地咕噜着。
主编:“怎么样,这位仁兄的诗,二位听见了吗?”
“诗?!”张编李编脸上写满了疑问和惊叹。
主编解释说:“诗贵朦胧,让人全懂不是诗,让人全不懂亦非诗,让人半懂不懂才是诗,这位仁兄说的本编听了似懂非懂,故断定其所吟者乃朦胧诗也。能口占诗者,岂非空前绝后之诗人也哉!”



共 57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本篇很搞笑,把本来不相干的人和事掺和在一块,却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,荒唐中求真理,耐寻味!欣赏佳作。【编辑:至简】
1 楼 文友: 2015-04-20 12: 8: 8 问好,期盼新作!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三岁小孩流鼻血
拉肚子拉稀吃什么
鼻窦炎吃什么药能解决
弥勒灯盏花有什么特点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