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甲

绝世仙剑 第五百一十二章 金丝绦

2020-05-21 17:03:2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绝世仙剑 第五百一十二章 金丝绦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,笑而不语,只是从自己的袖口上,扯下一条几寸长的金色丝绦,然后在李不凡的眼前晃了晃。

李不凡见状,微微皱眉,不解的对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问道,“海河师兄,你这是什么东西啊”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,对李不凡眉开眼笑的回答道,“这是我的一件法宝叫做轻巧金丝绦”

李不凡闻言,对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微微笑着说道,“海河师兄,你这法宝的名字挺奇怪的一定有它的奇特之处吧”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,看着李不凡眯眼笑着说道,“我这一条轻巧金丝绦,可以幻化,长短可以任意幻化,而且韧性极好极为牢固”

李不凡闻言,对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带着笑意说道,“海河师兄,你这一条轻巧金丝绦,有多牢固啊用我的诛邪仙剑,可以将其斩断吗要不我试一试啊”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慌忙摆了摆手,对李不凡笑容满面的说道,“不用了我看还是不用试了你的诛邪仙剑,那么锋利,恐怕轻而易举的就将我的这一条轻巧金丝绦斩断了”

“那好吧我不试了免得你说我损毁你的法宝”李不凡闻言,微微点了点头,对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微微笑着说道。

“唉,其实,我这一条轻巧金丝绦的特别之处,并不是可以变化长短”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顿了顿,轻轻叹了一口气,对李不凡补充了一句道。

李不凡闻言,心中好奇,忙对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问道,“海河师兄,难道你的这一条轻巧金丝绦,还有其它特别之处”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,微微点了点头,对李不凡眉开眼笑的说道,“我这一条轻巧金丝绦,可以将被捆绑的东西变轻”

李不凡闻言,忙带着笑意,对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夸赞道,“海河师兄的这个法宝的确太奇妙了”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,对李不凡摆了摆手说道,“说这些没有用,我们还是办正事吧”

说着,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就快步向着那一只一动不动的八足龙鳌,快步走了过去。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走到那一只一动不动的八足龙鳌面前,眼盯着那一只八足龙鳌,顿住了脚步。

紧接着,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念动法诀,将自己手中的那一条轻巧金丝绦祭在空中。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微闭着双眼,继续念动法诀。

只见,那一条轻巧金丝绦上光芒大盛,不断的幻化变长。

那一条轻巧金丝绦,在幻化到了近十丈长的时候,突然停止了幻化,但是,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口中的法诀并没有停止念动。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突然向着那一只一动不动的八足龙鳌一引诀。

那一条近十丈长的轻巧金丝绦,就向着那一只一动不动的八足龙鳌飞了过去,并将那一只一动不动的八足龙鳌捆绑了起来。

一眨眼之间的工夫,那一条近十丈长的轻巧金丝绦,就将那一只一动不动的八足龙鳌,捆绑得严严实实。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看着那一只被捆绑好的一动不动的八足龙鳌,长长叹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说道,“好了”

紧接着,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回头对李不凡,眯眼笑着问道,“李师弟,我的这一件法宝不错吧”

李不凡闻言,微微一愣,心中暗自想道,“好什么好我的天罗银笼也可以办到我的天罗银笼,还可以捕捉活物呢比这一条轻巧金丝绦牢固多了”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见李不凡发愣,走过来拍了拍来李不凡的肩膀,对李不凡微微笑着问道,“李师弟,你怎么了啊”

李不凡闻言,方才回过神来,对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,微微一笑回答道,“没事我觉得海河师兄的金丝绦,真是一件难得的法宝可谓绝世稀珍”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,得意的哈哈大笑道,“哈哈哈,李师弟,你可别把我这一条轻巧金丝绦说得太好,不然人家知道了会眼红的如果因为别人觊觎你的法宝,招来祸事就不好了”

李不凡闻言,微微笑着,对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说道,“我可不是什么大舌头,绝不会乱说话这是觉得这里都是天玄剑派的几个弟子,没有外人才这么说的”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闻言,长长舒了一口气,对李不凡眯眼笑着说道,“好了我们耽误的时间太多还是先将这一只八足龙鳌,弄出屠魔剑冢再说吧”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说着,转脸对留在屠魔剑冢之中的众弟子们,大声叫嚷道,“大家别愣着,都过来出一份力将这一八足龙鳌,拖出屠魔剑冢去”

留在屠魔剑冢之中的众弟子们闻言,都微微一愣。

那一名名为聂海河的天玄剑派的,参加探寻屠魔剑冢的年轻男弟子见状,眉开眼笑的向着留在屠魔剑冢之中的众弟子们说道,“如果我们将这一只八足龙鳌带回天玄剑派,肯定都要记你们一份功劳”那一只被捆绑好的一动不动的八足龙鳌走了过去。

留在屠魔剑冢之中的众弟子们闻言,都纷纷向着那一只被捆绑好的一动不动的八足龙鳌,围了过去。未完待续。
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线咨询
效果比较好的儿童止咳药
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
漳州好的白癜风医院
南平白癜风好的医院
岳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宁波白癜风治疗费用
西藏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分享到: